資訊

“當前生育問題核心是年輕人不愿結婚生育,而不是生幾個”

“當前我國生育問題的核心是年輕人不愿結婚、生育,而不是生幾個小孩的問題,未婚、不婚、拒婚人口的日益增加,很可能會加劇當前中國的低生育風險。”

日前,江蘇省社會科學院副研究員苗國、助理研究員黃永亮撰文指出,登記結婚人數大幅下降固然有適婚人口總量下降的原因,但更要看到在中國這樣一個有著“普婚”文化的社會里,經濟社會發展導致“剩男剩女”現象不斷蔓延。相比東亞其他國家,盡管中國目前仍保持較低的終身不婚率,但歷史數據代表的只是過往,因而無法推斷未來趨勢。作者認為,世界范圍內督促育齡人群成婚愈加困難,“單身社會”愈加流行,東亞社會又與西方社會“性-婚-生育”三者分離的社會發展趨勢不同,極其排斥非婚生育,由婚配困難可能誘發的低生育風險必須加以重視。

本文系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實現積極老齡化的公共政策及其機制研究”、江蘇省社會科學院“社會學重點學科”研究的階段性成果,已發表在2022年05期的《中國青年研究》上。

文章提到,盡管大眾傳媒希望通過“鳳凰男”與“孔雀女”的悲情故事言傳身教,提醒公眾選擇“門當戶對”式的婚姻可能更利于婚后和諧,但是某些“鄉下土豬拱城市白菜”的宣言更是引爆了社會輿論的痛點—跨越城鄉與階層的婚姻締結與維系是何其的困難。

“當前高單身率、高離婚率和低生育率的社會現象,并非是年輕人的欲望降低所致,反而是物欲過度膨脹、優先考慮個體需要,并在個人欲望無法得到滿足時也不愿將就的行為結果。婚配供需之間的鴻溝被婚配主體的定位偏差放大,兩者合力導致城市男女婚配困難,引發嚴重的婚姻擠壓。”這篇文章指出,高期望導致的婚配困難使東亞社會陷入低生育陷阱。

其中,從性別視角來看:

現代社會,盡管兩性之間的職業分工不同,收入差距明顯,但兩性的經濟獨立性都大大加強,現代婚姻合作的制度成本太高,且有高擇偶預期的人為阻隔,導致兩性間彼此排斥的可能性不斷增大。男女之間的擇偶婚配是一種資源競爭(同性別),也是一種資源合作(兩性之間)。當兩性之間不再熱衷合作,而是選擇等待彷徨甚至對立沖突時,一方面,說明婚育資源的競爭太過激烈,部分成員被淘汰出局;另一方面,“婚戀期望與能力的不對等”使青年男女彼此拒絕,無奈選擇走向了“兩敗俱傷”。但繁衍后代仍是人類的底層需求,婚育行為由于其鮮明的社會屬性附帶了許多高層次欲求,在沒有受到婚姻擠壓的情況下,婚姻觀念越傳統,選擇不婚的可能性越小;但是在相反情況下,婚姻觀念越傳統,選擇不婚的可能性會更大。因此,男女婚戀困難可能是傳統婚姻觀念得以保留的標志,以終身不婚不育作為抗爭,需要做出非常大的個體犧牲。

從城鄉視角來看:

當前,中國至少有3000萬左右適婚年齡男性因娶不上老婆而成為單身漢,這部分人群主要集中在貧困農村或者偏遠的縣區,他們中的大部分將可能一生無婚、終老孤寂。大城市同樣因為男女彼此嫌棄導致數百萬的大齡剩男剩女,在目前城鄉差距不斷拉大的發展趨勢下,城鄉之間異質婚發生的概率可能會更加渺茫,雖然中國社會仍堅守“普婚”文化,但老一輩的傳統觀念對子代的約束力越來越小,對子女不婚不育的寬容度上升。

婚姻市場中,男性與男性競爭,女性與女性競爭,男性與女性合作的主流框架并沒有改變,男女婚配困難并非完全由于兩性沖突,而是在各自性別領域競爭力不足所導致。“欲望和實力”不匹配導致嚴重的認知偏差:男性“光棍”主要誘因是個體孱弱的經濟實力而非女性勢利,城市大齡“剩女”問題的無解也不在于可供選擇的優質男生太少,而是其自身條件并不匹配優質男。但這些男女并不能進行正確地認知自我,而是把自身婚戀不順的原因推給對方,并用“低欲望”為托詞逃避婚育責任。婚姻市場自帶某種優勝劣汰機制,并不會因社會個體的“一廂情愿”以及“主動失配”而發生改變。除少數家庭條件極其優越者外,多數“剩男、剩女”的最終結局可能是悲觀的:一方面,大齡未婚身邊的適齡異性早就成家立業,可供選擇的范圍在不斷縮小,逐漸淪為老年無著的困難群體;另一方面,偏遠地區的社會底層邊緣人,生活窘迫、無家、無產、無后,也較易成為滋擾社會甚至違法犯罪的高危群體。

從家庭與社會階層變遷視角來看:

進入現代社會,亂花漸欲迷人眼,人人都想擁有白富美、高富帥固然是不太可能,但的確人和人的差異、家庭和家庭的差異被徹底放大,如果戀愛雙方無法達成共識與合作,反而讓自己背后的原生家庭成為博弈的一環,催生天價彩禮婚姻買賣這種違背公序良俗,甚至誘發人口拐賣等犯罪行為。

這篇文章談到,中國經過40多年的改革開放,社會經濟飛速發展,社會各領域也展現出全新的發展面貌。受社會階層日益分化、貧富差距不斷拉大以及性別結構失衡等因素的影響,適齡青年婚配困難已成為當前我國社會發展過程中的一個突出的社會問題,年輕一代婚戀觀的變化,使得當下主流獨生子女群體普遍面臨欲望高企與支付能力增長倒掛的窘境。對處于事業初級階段或者上升期的“80后”“90后”來說,新時代婚配不僅要有顏有車有房,短期、顯性的結婚成本高昂之外,而且長期隱形的成本也在逐步攀升,獨生子女一代老人養老及醫療成本讓沒有一定物質基礎的青年男女婚配選擇更為困難。隨著社會觀念的進步,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意識到婚姻是“人生大事”,任何時候都不應草率,須慎重對待,努力尋找真正適合自己的人,而不能“為結婚而結婚”,在不健康的關系里“湊合”了事。現代社會講究婚姻自由,在婚戀問題上尊重當事雙方的自主自愿,應是基本原則。而個體自由與婚姻責任孰輕孰重,只有在人生磨礪與困境中才能得到認識升華。

“與西方社會對‘婚育分離’的寬容態度不同,東亞社會極其排斥非婚生育,因此,我國應對當下由婚配困難誘發的低生育風險保持萬分警惕。”作者提到,對此,中央《關于優化生育政策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的決定》提出實施一對夫妻可以生育三個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把“加強適婚青年婚戀觀、家庭觀教育引導”作為重中之重是非常有必要的。其指導原則是兩性婚姻關系締結本質是互相欣賞,通過婚后的用心經營來自我實現和彼此成就。婚姻無法追求最優選擇,在合適的時機與合適對象做合適的人生轉向非常重要,婚育的黃金年齡非常寶貴,擇偶的機會窗口稍縱即逝,只有看清自己找準定位才能做出合適的選擇。婚姻幸福與否在于婚后兩性合作是否融洽,經營是否得力。無休止的篩選,自感不適后頻繁切換篩選對象,只會激發不切實際的高期望,自毀良緣。只有當人們不再將龐大的欲望壓在婚姻之上,婚姻才能輕裝前行,才能真正地實現它的使命:情感與陪伴。

親愛的鳳凰網用戶:

您當前使用的瀏覽器版本過低,導致網站不能正常訪問,建議升級瀏覽器

第三方瀏覽器推薦:

谷歌(Chrome)瀏覽器 下載

360安全瀏覽器 下載

国产精品第一二三区久久